【筆記DxS的「思考生命」走過的痕跡、指向的遠山】

August 5, 2019

如果我們把「世界」理解成廣渺不斷生成變化的(human+non-human)networks,那麼不管你的焦點是在怎樣的主題,形式上根據網絡分析的常識必然存在ego-centric network與global-centric network這兩個視點下的不同圖像,換言之,兩個「世界觀」。

 

我們無法也沒有必要融合這兩者,但選擇各自內部最適的理解視角(思想材料)仍有必要,就像配鏡師為雙眼度數差距過大的客戶製作眼鏡時一樣,兩眼各自最銳利的鏡片搭起來會是個災難,目標很簡單,還是在為這二者建立一個optimal的連結:盡最大可能地降低客戶切換視角時的暈眩(或者說讓「切換」這件事變得「自然」到無感),因而有助於他/她在萬物networked的surface地面上更專注有效地行走。

 

經過四年來通過設計田野的驗證測試,我相信已經找到兩組最佳的材料,可以開始進行鏡面的切割琢磨,當然還有更關鍵地配製「雙眼」鏡框的DxS知識工作。

 

第一組從理解「人」的思維開始希望打開「體驗」、接納萬物,

他們是梅洛龐蒂(ego-centric)與海德格(global-centric);

 

第二組從理解「物」開始走向「生態」,最終把人重新註冊進來,

他們是吉布森(ego-centric)與洛夫洛克(global-centric)。

 

「設計」在哪裡?按照Harman的說法,Real Objects無法直接跟Real Object連結,必須透過Sensual Objects; 就像Sensual Objects之間也只能透過Real Objects連結。那麼,在我看來「設計」就是在Sensual Objects上做「表面」功夫,但這表面功夫可一點都不superficial,因為只有透過它(包括自認淑世的社會學)才能連結Real objects,pragmatically make real changes.

 

到目前為止的「設計」我認為最主要的問題是向Ego-centric過度傾斜,也不覺得自己在做Net-Working,這是為何即便梅洛龐蒂與吉布森也都未被設計所恰當地重視。

 

至於海德格與洛夫洛克,那是必須要Social Design的真正設計挑戰被更準確地Frame-Work之後,才會被看到的價值。到了那個時候,認真理解梅洛龐蒂與吉布森的設計師將會得到禮物報償,發現她/他無意間已經站在通往Global-centric Network(那是我理解的「社會」)的橋頭,完整的一付眼鏡穩當地掛好在他的鼻樑。
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

啤酒、玉米與在地媽媽:一則「社會設計」的小故事

July 12, 2019

1/3
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

【講座】日常萬物論-創意人的非典型選物課

September 4, 2019

1/12
Please reload

FOLLOW  ME

  • Facebook Long Shadow
  • RSS Social Icon

Contact Me

留訊息給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