啤酒、玉米與在地媽媽:一則「社會設計」的小故事

July 12, 2019

 

朋友Shuwei去參加「禾餘麥酒玉米收成小旅行」的活動,我是在FB上看到照片才知道。就在一週前,趁著去日本家族旅行我剛幫他買了一本書《日本發酵紀行》,給了我線索猜測得到他為什麼出現在花蓮玉里的玉米田,麥酒往前跟著發酵製程找到發酵菌這個看不見的微生物,再往發酵之前尋找故事的另一半,當然就找到原料玉米。

 

「玉米收成小旅行」顯然是個「從產地到餐桌」的體驗故事。Shuwei看起來沒有想到,工頭堅也到了玉米田,但旅遊達人的出場有其道理其實並不太意外,我們都很清楚必然是來體驗旅遊設計的可能,或許刺激找些靈感。

 

我看著右邊照片裡這群「業餘採收/旅行者」,腦海拼湊著花蓮玉里的山水雲靄、天地風光,然後看到底下留言出現關心地方創生的Takeshi與Shuwei的有趣對話:

 

 

K:「我沒辦法跟陌生人喝酒」

S:「我們都不認識,還一起採玉米」

K:「 有沒有破冰?」

S:「喝酒啊!」

 

兩人的簡短對話沒有一個贅字,從酒、玉米、冰,到最後回來酒,像一首點綴風物的四行詩,這對話裡也包括三種人,我、陌生人與我們,簡單具足的基本範疇。

 

照片裡這一群跑到玉里的「陌生人」有什麼共同的關係?第一層的關係是他們都喝啤酒,都跟這間啤酒廠特殊使用玉米做的啤酒有關,做為一個飲酒的消費者是他們的第一個共同身份;然後,他們都是都市的消費者,起碼不是在產地,他們是往產地移動的「旅者」,對在地生產者而言玉米關係生計或其他,但絕對沒有旅行的意義;第三個特徵是彼此的陌生人,但他們不是徹底的陌生人,飲酒,是他們的社會特性,也是默默連繫起她們的物性。我這樣講咋聽之下有個漏洞,有的參與者可能不喝酒,不過那是因為我談到酒的「物性」時沒有表揚默默做工的發酵菌。沒有發酵菌,酒不成酒,當然也就沒有「酒的物性」,沒有做工於玉米的發酵菌,這群陌生人也不會與花蓮玉里結了段因緣。

 

所以,人與玉米相遇,這故事不管是從人或玉米哪一頭講(不要忘了,玉米才是第一個「旅行者」,它也有動人的旅途點滴),都是因為酒,酒有他的生命史,我們倒轉故事往上游追(Shuwei確實literally用身體追到起點),禾餘的「在地酒」最後就連結到了玉米,這玉米用快遞運到都會(或者只消走進菜市場)都可以看到摸到,但那不算,因為重點是確認玉米跟土地連結一起的「完整模樣」,有葉有莖有根,還有周邊看得見看不見、好的壞的蟲。所以,他們嚴格講,不是為了玉米,而是為了讓那些特殊口感的啤酒成為可能的「山水雲靄、天地風光」,身體可感孕育玉米的一切「玉里的」萬物。

 

這當中,還包括一群很容易被看漏了的生物,一個讓這許多玉里的「物們」得以用「有機」的特定聯繫方式(「黑箱」的另一個名字)彼此串通(與排除,譬如「害蟲」),而終成都市「偽收成者」消費體驗的關鍵中介者。他們回到起點的時候還會碰到一群在地人,通過FB的紀錄,我知道包括五個家庭的玉里媽媽,還有碰到與玉米一起在地共生的種植者阿里媽媽。這些玉米「出現」在抵達玉里這塊地的都市旅者眼前,但它們的出現其實早在那之前,經歷過一段複雜交際的在地過程,玉米的生命史,翻土、播種、除草....,甚至還經歷過風災、雨災、地震、蟲害,溫度、水氣一一造就了最後他(玉里在地玉米)的豐富個性,都市飲酒者口中的風味。

 

總之,是因為所有這一切準確地銜接,才afford讓這群陌生人在那裏發生的諸多相遇成為可能。沒有經歷過的Takeshi首先開口:「我沒辦法跟陌生人喝酒。」,Shuwei的回答:「我們都不認識,還一起採玉米。」「我們都不認識」,確認了事情發生前的「陌生人」身分;然後「我們」還一起去採了玉米!需要為此感到驚訝嗎?「採玉米」就跟「戴戒指」一樣是早串通好彼此綑綁經歷的「證物」,「它」(玉米)(還有天、地與神)見證了這段因緣,確認了「我們」不是「普通」陌生人的身分。該驚訝的是一開始的動念,「你們」竟然都承諾了老遠跑到花蓮玉里,刻意安排自己跟根還站在土裡的「在地」玉米接觸面會!

 

瞧這照片拍得多好!Shuwei「就站在」(right there)玉米田裡,我從他的背後四周看到聞到了玉里的空氣,他一手同時拿著親手採的玉米(手套還在,證明他「勞動」的經歷),還有開瓶暢飲過的禾餘「白玉」酒瓶,是的這也是一趟啤酒倒轉來時路的返鄉之旅,玉米與啤酒,起點與終點,飲酒客與收成者,消費與產地,發酵菌與玉米農,Circles of Lives,「喝了!」的那一刻照片紀錄的是大家(酒、玉米、蟲、草、風土與水、酒標與田地、農民與飲者,還有別忘了勞苦功高的發酵菌)都在一起的「圓滿」故事!

 

台北與花蓮的距離縮小到他手掌指間的酒瓶與玉米,他認真地舉起手機攝影,自拍紀錄身體那一刻的視幻興奮。「有沒有破冰?」這還需要問嗎?「喝酒啊!」,沒關係不喝酒,但酒也會做出關係啊!酒酣耳熱,都喝酒了怎麼會不破冰?看到這簡潔的回答,我突然間對「酒(精)」通融人情的物性也有了肯定。故事從玉里或台北都可以講起,玉里那裡一個種子落地,台北這裡一杯啤酒入喉。這個故事的基地並不特殊,objectively而言,我們日常生活的許多片段,如果把看不見的中介一一開顯,都牽涉到許多物件與人的反覆交織,這個旅行的規劃並不少見,它揭開的是「尋常」的原來面貌。

 

 

 

揭開的是怎樣尋常世事的運作道理?世間萬事,就像我這繞口令般的文章所描述的,無非物連結人,人連結物,物與人從來無法分割,存在的就只有【人+物】的事件(events)。然後,從這「酒客找玉米」的故事中,我們也看到了,從原本單數變成多重人/物交織的複數過程,就像拆解手機的影片般,我只是描繪了反向工程(reverse engineering)打開咋看之下主觀「物體驗」背後客觀的「黑箱」;原本分開各自喝酒的陌生人,經歷了如Marx所說由class-in-itself變成class-for-itself的啟蒙,成為「一起採過玉米」熟悉知酒的陌生人。

 

這發生在花蓮玉里一下午的活動很短,只是像足球場上一個微小踢球的動作,或許只有移動兩碼多靠近球門一些,但它顯示出一個我想像中更有發展性的「社會設計世界觀」(或者說,本體論),真實的世界中物件無所不在,這些人與物的每一段寸步串連都暗示著開放的可能性,設計的選擇就像球賽中的運傳球,每一個環節都有可能被干擾中斷或者停頓不前(去了一趟產地、體驗收成也在現地喝了酒,然後呢?球要不要繼續往前運?球門在哪?)

 

從「身份範疇」、「集體活動」、到「共食飲酒」,從餐桌到產地,從產地到餐桌,運球、傳球、接球的過程中許多物件十分忙碌在做媒、到處繞來繞去應接不暇,在我看起來這整個活動的過程就是為「眾物」構思角色、形象、出場、關係、指導戲碼的設計過程,有時候一個意外出現的「小角色」,看起來可有可無,天知道說不定就為「更精彩的續集」埋下了伏筆。

 

像是這次活動中間登場的「小熊便當」,內容據說是當地五個家庭的媽媽跟在地食材協作的成果,每個人做一道小菜,每個小菜都邀請了當地的農作物參與,勞師動眾只讓一個玉米出場豈不浪費了花蓮的好山好水,便當裡還裝了玉米的其他在地好朋們,多了好多熟悉玉里這個舞台,在「啤酒回鄉」這齣戲裡可惜了的悶騷配角。沒人知道這便當留下了什麼伏筆?劇情到了下一集會有什麼樣的變化?我們可以確定的是,從此玉里就不再只是「玉米的玉里」,每個小配角色都可能成為下一齣戲的擔綱要角!想想,連「蟻人」都可以成為漫威新系列的主角讓我興奮好一陣子,主辦單位說得好,「便當」本身就是一個策展,但展不應該只發生在便當盒的範圍內,它為「啤酒」之外許多未來可能待寫的「物件史」預作熱身,我們需要靜靜等待(或者應該說「期待」?)下一批球員們上場play games!

 

究竟這個「產地連結餐桌」的熟悉戲碼是不是好的「社會設計」?我們可以一起來想想,我只是「借酒裝瘋」跟你「酒後吐真言」聊些我對DxS可以怎麼看「社會設計」的私看法,社會設計在我看來缺的不是「方法論」而是「本體論」,這只是個起點,我們慢慢來,Cheers!

 

註:第一張照片的FB對話來自Shuwei Huang,第二張來自「禾餘麥酒」的FB官網。

 

如果要聽Jerry認真講更精彩的「設計物語」,聽完故事們還可以無痛包爽順便學到一整套DxS的世界觀/本體論,往這裡進,這裡有個隨時會關閉的機會,歡迎加入來一趟「與物共舞」的心靈之旅!

報名網址:https://forms.gle/t1LqkvJVxdd7q3Tw6

 

 
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

啤酒、玉米與在地媽媽:一則「社會設計」的小故事

July 12, 2019

1/3
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

【講座】日常萬物論-創意人的非典型選物課

September 4, 2019

1/12
Please reload

FOLLOW  ME

  • Facebook Long Shadow
  • RSS Social Icon

Contact Me

留訊息給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