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政令宣導時間】

July 1, 2019

 

「設計」對我這個社會學者最有趣的思考挑戰都是出現在pondering這些微小事物上: 譬如我對於吸管這個東西的出現就覺得非常神奇,它是怎麼出現成為需要,又怎麼變成不需要?然後呼喊出許多「戒除不需要」的設計競賽,成也設計敗也設計但設計總是有生意,哈哈。不需要的還一直在用,就是累贅,但什麼是累贅多餘這件事其實不是那麼自明。

 

上下公車都要刷卡這件事聽起來就是個累贅多餘,跟吸管的生涯(object career)走向剛好相反,如果前者的發問是「過去就好好的不需要,現在為何需要」,後者則是「現在覺得不需要了,那之前是怎樣被當需要」。但,上下車都要刷卡真的是正在加入創造多餘累贅嗎?好像也不是,因為,上下都刷看起來笨而且浪費(浪費一次的精力,就如吸管浪費了多少地球資源),卻讓人一下子安心(不用再煩惱要上刷還是下刷)。

 

你覺得我想這些事很無聊嗎?其實一點都不會,我常覺得現在在談那個「無吸管飲料杯」的各種設計方案,其實是個被設計的問題所創造出來的設計新生意,我們應該要反思的是,如何學聰明些,從一開始就不去「挖掘」「同理」(其實是創造)出那個「吸管的需求」。設計是在解決問題,沒錯,但設計在解決的如果是自己創造出來的問題呢?

 

重點不是吸管,而是有多少「像吸管一樣的」設計物正在被積極地製造當中?我們必需謙虛承認,「多餘」與「必要」不是那麼好直覺辨識,但神經質地反覆思考這個真的很重要。要知道,一旦「需要」被成功地設計實現,我們往往要花很大力氣才能從那個「FXXK, 我被設計了啦!」的困境中脫身,譬如,再舉一個例子,「捷運電梯靠一邊站並沒有必要」,我們現在都知道,但要把它DE-sign倒轉回去卻非常困難。

 

抽象一點看,我認為這反映了主流設計思維的框架危機,什麼是「物件」,什麼是「人本」、「使用者」、「需求」在我看來很多人都在迷迷糊糊地瞎掰,反正lip service掛點這些裝飾都會很好賣,總之,別小看小東西、小問題、小概念,它們都急迫需要一番哲學/社會學的radical重思。

 

#社會學者瞧不起物,設計師看不清人,DxS註定孤獨,但是真的很重要啊~
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

啤酒、玉米與在地媽媽:一則「社會設計」的小故事

July 12, 2019

1/3
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

【講座】日常萬物論-創意人的非典型選物課

September 4, 2019

1/12
Please reload

FOLLOW  ME

  • Facebook Long Shadow
  • RSS Social Icon

Contact Me

留訊息給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