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Jerry Cheng

從Speculative Design拿回speculation與設計的未來

Speculative design把speculation連結上了future,設計圈大家意外地接受了這樣獨家生意的壟斷,於是future就這樣默默地被speculative design給挾持了,這不是D&R的錯,是「設計思考」的思考怠惰(卻還可以誇張自我宣傳為一種「創新」思想?)

Speculative這個顯眼的字很容易讓人聯想到Speculative Realism。但Speculative Realism的speculation在我看來是關於presence,關於現在、此刻、現前,不需要也從未刻意指向「未來」。我實在不覺得speculative design與specualtive realism間有什麼必要的關聯。如果任何人有任何的線索,不管是邏輯的,還是歷史的,都歡迎給我,給我學習的機會。

讓我們先把soeculative design擱一邊,問一個問題再回來。那麼,Speculative Realism跟設計有沒有關係?我認為是「可以」有關係的,而且挖掘這個「可能性」確實可以從設計的「時間」觀下手(感謝D&R的啟發)。

這裏,讓我平心而論給D&R說些好話。他們抓住future去發展speculative design的異端論述策略是聰明的,進可攻打開一個辨識度極高的利基(niche),退可守沒有設計師可以否定「未來請」具有目的性的重要。

放更後設一點來看,Time一直都是設計的內在重要成分,所謂「設計」難道不就在創造「到目前為止尚未存在」的物件?雖然實情是,一直沒有被好好反身自省地(self-reflexively)討論,這也是我認為D&R的一個貢獻,「照理講」speculative design應該早就擴大design本就該有的time-sensitivity。

可惜的是,這件awakening的事並沒有發生,彷彿設計談到future的time Imagination就都交給speculative design做壟斷生意了,我已說了,這是思考怠惰與自覺模糊。

如果讀者都跟我走到這裡了,應該可以順著邏輯走到下一步。我要說的是,這裏,出現了我認為可以讓speculative design「更有貢獻」的地方——利用D&R開出來的時間論述缺口,然後藉著批判地拒絕(critically deny;或withdraw撤銷)它的壟斷,重新喚醒設計對時間的敏感度(time-sensitivity)。

那麼這個speculative design之外的alternative time-imagination是什麼?我認為Harman這位speculative realism的大將在《Tool-Being》裡已經早就揭露了!(需要另一篇筆記,Sorry!)

Bingo!

這下真正出現了一個讓speculative realism與design連結的可能性,那麼,這個絕不是speculative design,但更authentically跟隨speculative realism的"speculation"的design該怎麼稱呼?

我如果任性地給它命名為Socio-Design,可以嗎?

144 次瀏覽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【筆記DxS的「思考生命」走過的痕跡、指向的遠山】

如果我們把「世界」理解成廣渺不斷生成變化的(human+non-human)networks,那麼不管你的焦點是在怎樣的主題,形式上根據網絡分析的常識必然存在ego-centric network與global-centric network這兩個視點下的不同圖像,換言之,兩個「世界觀」。 我們無法也沒有必要融合這兩者,但選擇各自內部最適的理解視角(思想材料)仍有必要,就像配鏡師為雙眼度數差距過大

SocioDesign

《尋常的社會設計》  Design with Society in Mind

Lab Director

Jerry Cheng

Maintained

by Wei-Ting Liao

© 2023 BY SOCIO DESIGN PROUDLY CREATED WITH WI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