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y 31, 2019

社會學不該以思維的抽象度(與因此被誤解或主動傳遞誤解的「經驗涵蓋廣度」)自視,自以為站在指揮的「高位階」;當然也不需要,跑到相反的極端,在具體(一個產品、物件、體驗、事件)出現或誕生的現場劃定棲息地(habitat)。

我理想的社會學努力成為一種與時俱進、持續進化的「中間材」,一種黏著劑、一種混合料、一種催化劑。高位對它不適,因為那種自我誤解會讓他忘了最重要的「服務」態度。社會學幫助與加入具體的誕生(一個產品、物件、體驗、事件),在具體的創造完成中退場隱匿,並視此為自己最大的成功。

據說,醫院裡的手術都需要「麻醉科」的專家stand b...

October 1, 2016

這個週末從閱讀海德格開始,接著民藝,最後收尾在這本好書《透明的記憶:感受日常玻璃的溫度》。出版社寄來的書前幾天收到,就一直帶在身邊,想找個對的時段好好展讀,今天在民藝之後開卷是很好的搭配。

這本「書」讓我非常感動,讀到一半就起身去找個塑膠封套先保護起來,因為每一頁,文字、排版、攝影、、好多細節都讓人感受到用心,邊讀這書,只要一有個段落間的空檔,手指就不自覺地來回翻玩,眼睛享受圖文搭配的不同配速、很久沒有這種純然的閱讀享受。

文字量不多,但是細緻、準確、客觀報導中自然流露著像小津電影裡才有的、對著平凡而莊重地工作生活的人們,端坐直視的纖細...

July 14, 2016

今夜上日本紀伊國屋書店網站更新日本柳宗悅與民藝研究的新動向,一年不見又必須下單四本新書以保持與日本的民藝/柳宗悅詮釋同步,似乎永遠都處於追趕的狀態。相較之下,台灣對於柳宗悅及民藝的理解非常偏狹淺薄,甚至只是被當成攬借鍛造「權威」的文青感性修辭。那麼「柳宗悅」與「民藝」的本體是怎樣的風貌?

讓我們回到日本書店的棚架上看看。

隨手抓下「柳宗悅學」的一些主要著作,我們可以看到藤田治彥(2010)從建築形式論民藝的記錄與論述、出川直樹(1997)從工藝鑑賞對柳宗悅的犀利批判、東京大學人類學者伊藤徹(2003)從庶民藝術對柳宗悅民藝思想的再詮釋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