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gust 28, 2016

回國前一年,林南問我畢業後有沒有想留在美國,我表達想回台灣教書的意念,他聽了就再沒提及可以給我的幫忙,回國後因緣際會我進了純研究的中研院,一待就是18年,中間斷續在台清交還有我的母校輔大零星授課,通常兩三小時的課結束就走人,稱不上在學校教書。

其他同行提及中研院通常開口就是「你們不用教書」,我聽了就事實並沒有覺得需要反駁,至於「你們很閒」之類的暗示沒真出口也沒反駁的機會,那時我聽了老師們的各種埋怨,尤其關於學生,心底總一陣狐疑:「學生聽到這些話好嗎?」,有時候甚至會想「如果你這麼討厭這工作,為何要做?」雖然是我從心底直覺無二的想法,但...
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

啤酒、玉米與在地媽媽:一則「社會設計」的小故事

July 12, 2019

1/3
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