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gust 26, 2019

Speculative design把speculation連結上了future,設計圈大家意外地接受了這樣獨家生意的壟斷,於是future就這樣默默地被speculative design給挾持了,這不是D&R的錯,是「設計思考」的思考怠惰(卻還可以誇張自我宣傳為一種「創新」思想?)

Speculative這個顯眼的字很容易讓人聯想到Speculative Realism。但Speculative Realism的speculation在我看來是關於presence,關於現在、此刻、現前,不需要也從未刻意指向「未來」。我實在不覺得s...

August 5, 2019

如果我們把「世界」理解成廣渺不斷生成變化的(human+non-human)networks,那麼不管你的焦點是在怎樣的主題,形式上根據網絡分析的常識必然存在ego-centric network與global-centric network這兩個視點下的不同圖像,換言之,兩個「世界觀」。

我們無法也沒有必要融合這兩者,但選擇各自內部最適的理解視角(思想材料)仍有必要,就像配鏡師為雙眼度數差距過大的客戶製作眼鏡時一樣,兩眼各自最銳利的鏡片搭起來會是個災難,目標很簡單,還是在為這二者建立一個optimal的連結:盡最大可能地降低客戶切換...

September 30, 2016

「設計」是人類與世界接觸互動的中介,不管這中介物是建築、符號、服飾或者器物。但設計不只是中介,更是面向未來的運動,意欲創造目前為止的世界不存在的新事物,它接生藏在新技術中的現實可能,將模糊的未來帶到這裡與現在。

廣受敬重的日本設計師川崎和男曾說過,設計師是企業內唯一在產品尚未誕生之際就足以「代表著未來使用者發言」的專業。這個說法在2016年的現在只有變得更加清晰,設計已不僅是人類解決問題的手段,是接生技術與人文願景的領航者,更該是在未來與現在間創造和平的知識實踐。

「滿足人類需求」的設計已成過去,「解決當下問題」的設計也快到了盡頭,時代...

July 14, 2016

今夜上日本紀伊國屋書店網站更新日本柳宗悅與民藝研究的新動向,一年不見又必須下單四本新書以保持與日本的民藝/柳宗悅詮釋同步,似乎永遠都處於追趕的狀態。相較之下,台灣對於柳宗悅及民藝的理解非常偏狹淺薄,甚至只是被當成攬借鍛造「權威」的文青感性修辭。那麼「柳宗悅」與「民藝」的本體是怎樣的風貌?

讓我們回到日本書店的棚架上看看。

隨手抓下「柳宗悅學」的一些主要著作,我們可以看到藤田治彥(2010)從建築形式論民藝的記錄與論述、出川直樹(1997)從工藝鑑賞對柳宗悅的犀利批判、東京大學人類學者伊藤徹(2003)從庶民藝術對柳宗悅民藝思想的再詮釋、...